单耳幽灵

学习去,当我死了吧

格瑞有一条可以表示内心的头巾,但他不知道。

小的时候,头巾上总会有各种天气图案,这是格瑞的心情。

长大了以后,头巾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金某次阅读留下心里阴影,所以以后十分苦恼看字


指绘也可以的,质量看最后一p(请无视上色,我瞎画的)你们看,这里有个穷疯的。
占tag致歉

以前看过一个漫画,好像是受到伤害越深攻击力越高?男主全剧一直在捅女主好让女主打怪那个设定?




我有个。。。。


看这个天使(沙雕)

假装自己不咕咕:

实在受不了像素就重新发了
P12沙雕画画
P3 @单耳幽灵 到货,不过忘记除草了哈哈哈

和同学的沙雕交谈

具体内容忘了差不多就这个意思


我:想写嘉金刀(趴桌子)

同学:嘉金?嘉德罗斯和金?

我:嗯(颓废)其实我想的是守护甜心pa开场金就(抹脖子)然后嘉德罗斯太想金了然后连守护甜心都是金样子的。

我:你说我这个写(画)刀还是糖好?

同学:我求你写糖,你为什么开场总要死一个人QAQ

我:哎嘿,我爱刀嘛。如果要写糖的话嘉德罗斯就有两个守护蛋是叫这个吧忘了,一个黑色箭头,一个黄色箭头。

我:如果是刀的话就只有一个黄色箭头的,然后嘉德罗斯认为这不是金之类的反正最后小箭头上就打上了一个叉号然后就变成黑金样:)

同学:其实你要写刀的话。




同学:你可以试试NTR。

我:其实你才是个狠人吧。


那什么,我画大头差不多就这样,20左右,有人来找我约好么ヾ(・ε・`*)

我暴毙,转错号了表示很懵逼。来来来大家快去拿钱砸他

太太乐鸡精:

我想约稿了
【有意者私戳】
【脸皮厚比城墙】

扣扣是1364140827
微信还是扫码吧
【忘记加上去了OTZ】
私戳QQ吧

自杀妄想症(后续)上



*心情复杂中所以就更新了


*时间线大赛后期


*已经相处很久了所以好多人(非全部)→金


*埃米已经把金固定在了“姐夫”这个位置了


*原作角色死亡注意


*但是金(暗恋→)←嘉德罗斯







【嘶------声呐接嘶------中---------】


【喂-----嘶-----星月魔------不会-----嘶-------只是--------睡一会,而已--------】


【给我-----好h---嘶--------下去。】




【我----------第一次---------看------嘶嘶-------见就-------再见---】




断断续续的录像发了过来,金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那么早而已。




真的没有想到。





“凯莉……”也离开我了呢。


我早该知道,从莱娜小姐那里开始,从紫堂那里开始,从…………格瑞那里开始,


就该知道了,大赛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眼角留下了灼热的泪水,划过了脸上疼的要死的伤口,划过了干的裂口的唇,


最后滴在了脚下的尸体身上。


为了让剩下的人活下去,试图杀掉别人的是不可以留下来的。



…………



【史书】


【凹凸大赛总决赛场地:凹凸星】


【剩余人员:嘉德罗斯,安迷修,埃米,金,共4人。】




“埃米,你还要继续跟着我么?”金回头看向躲在草丛里埃米,金知道,从艾比死了以后,埃米就在一直跟着自己。


“我已经不是艾比喜欢的那个善良的金了,你看看我,杀人了哦。”金眯起眼睛笑了,对着埃米笑了。







“那是因为那个人想要杀掉你,”埃米的原力在艾比死的时候就成功的变异了,变异成为了“恶魔之体”,眼白的地方已经变得漆黑,和上次见到他一样,没有丝毫感情夹杂在里面。


现在的埃米比以前的埃米更加厉害了,原来的埃米只能够使用恶魔之手,而现在,埃米可以变为“恶魔”,防御力嘉德罗斯一下打不死,攻击力可以击碎一座小山。



原来的埃米可以守护他身边的亲人,而现在的埃米不能。






因为亲人(艾比)已经死掉了。




“老姐说,”埃米的眼睛有黯淡了许多“让我守护好他的白马王子,千万不能让他的白马王子去找她”







“是么。。”金盯着埃米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我们一起去找找治疗伤口的药草吧!”金“又”回复成了那阳光活泼的样子。












……






【凹凸大赛总决赛,进行第5天中。】





“您好,裁判球先生。”安迷修带着疲惫的笑脸对着眼前的机器人说到。


“请问有什么事么?原·凹凸大赛排行第五的安迷修选手?”裁判球也变了质,不像刚来到凹凸星时的那副样子,充满灵性。



“……在下要购买纯棉的毛巾布”每次说到这里,安迷修的又显得疲倦了许多“要流焱凝晶特制的”


“好的,参赛选手安迷修,正在为您送来货物,您的积分扣除******”







安迷修开始每天擦剑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剑上很脏,很脏,很脏。


十分的脏,好像怎么都擦不掉的样子。


但又十分干净,干净的快要把安迷修给反射出来了。


安迷修拿着特制的毛巾布,使劲的擦拭着手中的双剑。


为什么擦不干净呢?











因为,从本质来说已经脏了,再怎么擦也不管用了。











【大赛进行第18天】



今天嘉德罗斯也是独自一个人坐在火焰山上。


今天安迷修也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擦拭自己的剑。


今天埃米为了裁判长远离金,被强行“退赛”了。








就在金的面前。





“……为什么啊裁判长!他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啊……”金忍不住了,眼泪如同埃米伤口里的血一样,仿佛连绵不绝。




“阻碍大赛公事,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需要再讲究规则了,金。”








“金,只要你愿意接受创世神为你独自下达的任务,你的朋友们就不会被回收,已经被回收的参赛者也会复活……但任务内容……”


“不管怎么样,”金打断了丹尼尔的话,直勾勾的盯着丹尼尔“只要能让他们复活,怎么样都好。”






“好吧…………”丹尼尔深呼了一口气。






“其任务是,设法使现存参赛者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死亡,或者设法使其中一人死亡,被另一人所杀。”






金愣住了。















哔哔:原任务为,设法使现存参赛者安迷修,埃米和嘉德罗斯死亡,或者设法使其中二人死亡,被另一人所杀


丹尼尔讲埃米杀死是为了金。




说真的,原本烦躁的情绪码完这篇以后平静了许多。


25的稿子 真的,真的不收凹凸以外的,别找我约别的(x_x;)

突然发现好久没更新了(挠头)

我就不@了。。。毕竟迟到了一天( •̥́ ˍ •̀ू )但还是祝胥颖生日快乐(那你还打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