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耳幽灵

学习去,当我死了吧

异食者(7)

*尝试古风好像失败了

*因为在雷狮那边的世界,金是黑化后的样子,眼白还是白的,准确来说这是金因为自身力量而改变的,但金在丧尸世界里还是金发碧眼!

*别忘了全员都不知道金的真名

*如果有bug,不要去在意,因为我很渣的。

*本章只有雷金和微量卡金,雷卡亲情向

  

  

  『 金可以听到历代恶魔王储的心声,从王储出生时便可以听到。

  

  这次的王储,很有意思呢。

  

  

  金想。

  

  <烦死了这老头.....没有比他更窝囊的了>

  <大海.....>

  <一个人坐在那里么?是那老头去外边搞回来的?>

  

  

  虽然不知道未来王储发生了什么,但总是可以猜个大概。

  

  

  <真是什么味道啊,真难闻>

  ……

  

  <原来你是那邪物啊!?>

  

  呵呵。你才邪物呢,你全家都……好像没毛病。

  

  

  “你就是这一代的王储!”对着少年喊到,装作喝醉的样子。

  

  “…………哈?”

  <谁稀罕那种东西?不过是把自己囚禁在王座里。>

  

  

  。。。。。。

  

  不是,你这样搞得我好尴尬唉。

  

  反应不应该是

  <啊!我就是真命天子啊!>或者<不愧是我!>么?

  在或者不相信我也可以啊你这反应。。。

  

  

  

  

emmmmmm

  

  

  

  

  真尴尬。

  

  

  

  “可如果你不成为王储的话这个国家就会灭亡的……”

  “管我屁事。”

  

  

  

  ………………

  

  

  行吧,反正布伦达只是让我选择王储,没让我求他当王储。

  

  』

  

  

  “唉。”雷狮竟然叹气了。

  

  

  

  

  ……………

  

  

  叹气了????

  

  

  “大,大哥,你怎么了!?”卡米尔有点慌,看着自家大哥。

  

  “………没事。”只是想起一点十分让我后悔的事。

  

  

  

  

  『

  “酒,那么难喝你喝它干嘛?”雷狮嗅了嗅罐子里的看似十分纯净的液体,嗯,真难闻。

  

  

  “明明……好吧以确不好喝。”

  “那你喝它干嘛?”雷狮挑眉问道。

  

  

  

  

  

  “借酒消愁,懂?”说着,金又往嘴里灌了半罐。

  

  

  

  

  “就你还有‘愁’?”雷狮看着金。

  

  

  金银白色的发丝在阳光下竟然有些反光,闪着雷狮不禁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

  

  如果让雷狮来形容这场景,简直比哪些狗屁的什么画师所画的世外桃源还要美。

  

  

  最美的,是这景还是这………

  

  

  

  

  

  人?

  

  “你不懂啊。”那人摇了摇头,“等你长大了再说吧”

  

  』

  可惜,那个人的愁并不是长大了,就可以明白的。

  

  

  『

  

  “喂,小鬼,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喝酒啊?”

  “……你以前还比现在有礼貌多了…”

  金烦躁,明明才离开没多长时间,这雷狮竟然长的比他还高!!而且还不是一点!?

  

  

  <要不要和他说?>

  

  “?”他还有犹豫的时候?

  “喂,小鬼。我准备离开这里。”

  “………”

  

  

  “哦。”

  “这反应……小鬼你也太冷淡了些吧?”

  “以你这性格,迟早要离开的。”

  

  

  …………

  “要我帮忙么?”恶魔在离开独属恶魔的区域时,将要饱受疾风撕裂的痛,所以自古除了那……那位布伦达先祖,从未有过恶魔离开领域。

  “不用,这是我自己的事。”虽然过了很久,但还是令金一怔。

  {“要不要你的好友来帮帮你?”那时年少,对着眼前的少年指着自己说到。

  “我可以让你免受那将恶魔困在境内的邪物,安全送你出境,完成你这实现公正的梦。”

  

  “不用,这是我自己的事。”微微的清风卷起了少年的头巾,金瞬间愣住了。

  “可是……那邪物可能会取走你的性命啊……”

  “说起这个,金,我……”}

  “以确需要你帮忙,但帮不帮随你,我不拦你。”

  {“请你帮我……”}

  “替我保护…”

  {“替我…”}

  “保护卡米尔。”

  {“保护这里的大家吧。”

  

  “唉,你让我来成为守护灵么?”

  “不。我希望你能让选择能够选择历代王储,使王国不落入一些恶人之手中”

  “如果我选择的王储和你一样要离开呢?”

  “那就随他吧。”

  }

  说什么呢,离开的人不还是你吗。

  “雷狮。”

  “?怎么了,小鬼,舍不得我?”那人一笑,看着金。

  “啊,有点”

  “………”

  “雷狮,如果您能出去,那么等你能够在外面的世界安稳活下来的时候,就来找我吧,那地在……”

  』

  

  

  

  

  卡米尔曾见过一个白发少年。

  

  看起来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

  『

  “我……”

  “是大哥让你来的么?”

  “………嗯,你大哥要离开这里。”

  “那……你能告诉我出去的方法么?”

  “……哈?”

  

  

  “我这条命是大哥给我的,我这辈子除了辅佐在大哥左右,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

  “噗”少年笑了一下,这不和那时一样么,果然,什么都没有变啊。

  “我知道了,”金看着这黑发碧眼的少年“我会帮你的。”

  』

  那个时候,那个少年为什么在笑?

  

  

  『当雷狮海盗团的大名响彻在这个世界的时候』

  当终于闯出一番天地的时候

  『当雷狮带领着海盗团,去约定之地的时候』

  

  

  在雷狮面前的,不是那温暖的笑容。

  

  

  

  『呈现在雷狮面前的,是一块连署名都没有的,冰冷的石块。』

评论(3)

热度(37)